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945550348 的博客

 
 
 

日志

 
 

【引用】创造中国历史(二一):孔儒彻底摧毁了中国人的“良心”  

2012-04-05 19:31: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创造中国历史(二一):孔儒彻底摧毁了中国人的“良心”

——什么是人类的“良心”

——“良心”实质上即是“感恩”之心,问题在于:什么是恩,感谁的恩,如何感恩

——中国孔儒传统的“良心”是对亲、尊、长的感恩,是人类非常不平等的“孝悌忠恕”

——这实际上等于摧毁了中国人的真正人类的“良心”,摧毁了“恩”的全面的内涵

——因为真正人类的“良心”

——应该是人人平等地对于大自然、对于生命,尤其对于人的“类”的终极的感恩

——西方人对上帝感恩,因为上帝代表了自然、生命、人类,总之一切

——具有最高尚、最和谐、最完美的价值观的追求、奉献和创造的人们最有“良心”

——中国人把自己的“良心”仅仅限于对于亲人感恩的最狭小的动物(生命的)层次

——而对尊、对长的感恩更把中国人的“良心”引向了“黑心”的歧途

——这恰恰是让中国人丧失了自己平等的“良心”

——按照中国字“心”的理解在“思”

——从这个角度看,“良心”即应该是“良思”

——这样看来,“良思”更接近人类真正的“良心”

——而绝不仅仅限于孔儒的非常狭隘的“家庭感恩”,

——甚至“皇恩浩荡”的造成人性卑鄙的感恩

——可是孔儒的“良心”恰恰摧毁了“良思”

——丧失了“良思”的中国人即丧失了人类真正的“良心”

——被孔儒的意识形态操纵了两千多年的中国人既是自然的破坏者,也是社会的破坏者,

——更是人类精神智慧的破坏者

——而不爱人的精神智慧的人和民族,绝对是丧失了“良思”—“良心”的人和民族

——为什么孔儒对于自古至今的全体中国人犯下了永远不可赦免的大罪

——因为孔儒制造了世界上最缺乏人类“良心”的民族

——孔儒从它的产生之日起,就始终都在把中国人推向丧失人类“良心”的黑暗的深渊

——自然的黑暗深渊、社会的黑暗深渊、精神智慧的黑暗深渊

——总之,是让中国人彻底地丧失了人类“良心”的总的“黑暗”深渊

                                 黎 鸣

中国人所讲的有“良心”,通常是指,在家能孝敬父母,在朝能忠于君王,平时能恕于兄弟朋友。即孔丘的所谓“孝悌忠恕”,更有后来人们所总结的“受人滴水之恩,终当涌泉相报”的做人的“良心箴言”。我们可以看到,所谓人们的“良心”,实质上是指人类的某种铭于胸怀的“感恩”之心。问题的关键则在于:最正确的人类的“良心”,或“感恩之心”,应该首先弄清楚:“恩”是什么,对谁“感恩”,以及如何感恩?即是必须首先弄清楚:“感恩”的意义本身对于人类存在的更深刻的内涵,究竟应该是什么?或者换言之,究竟应该如何来定义人类的“良心”?如果说人类的“良心”,正就是人类的“感恩之心”的话,那么我们首先要问:什么是人类的“感恩之心”?

中国传统儒家的“感恩之心”,全都集中在对于“亲、尊、长”的三个方面,所以中国人的“良心”,也就是对于“亲、尊、长”的“感恩”之“心”,所以中国人的“良心”特别强调对亲人的“孝悌”,以及强调对尊长的“忠恕”。由于“亲亲尊尊长长”的孔儒价值观的缘故,中国人的“感恩之心”全都集中在对于“人”的经验的、具象的、实践的,说白了,是惟独只涉及“人”的现实利益的方面,而根本就不曾考虑到对于先验领域的(真理的,真理的发现者的)感恩,也同样不曾考虑到对于超验领域的(真诚的、思维理想观念的创造者的)感恩。比较西方人对于上帝的“感恩之心”来说,无疑中国人的“感恩之心”更显示出了极其狭隘、极其贫乏、极其功利、极其庸俗、极其自私的方方面面。请大家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个问题,这其实是中国人的源自孔儒的极端鄙俗的人生价值观的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我在前面的文章之中其实早就已经提到过,中国人在自己的人生思考之中,基本上已排除了先验和超验思维的两个领域,而惟一只专注于经验思维的领域。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认为,中国人从来就是一个完全都只有现时利益思考的动物,而中国人的“良心”,或“感恩之心”,也从来都只是“有奶便是娘”的当下暂时的(经验此在的)“感恩”之心。正是因此,“人走茶凉”的(过时即忘的)现象在中国绝对是极其普遍的现象。所谓“受人滴水之恩,理当涌泉相报”的说法,除了孔儒的虚假的乡愿的表述之外,也绝对地是只涉及现实利益的方面,而根本就不曾考虑过坚持真理或追求理想的方面。正是因此,中国人的“良心”的确是很成问题的。说得清楚一些,是孔丘及其儒家的“亲亲尊尊长长”的极其狭隘的动物生命的价值观,彻底地摧毁了中国人的真正人类的“良心”——“感恩之心”。也正是因此,中国人会把“皇恩”无限地夸大为“浩荡”。所谓的“皇恩浩荡”,事实上已经深深地刻画出了中国儒家文人们的极端卑鄙的无耻之心,而绝对地不是他们的什么“良心”——“感恩之心”。

关于人类的“良心”,无疑最深刻地涉及到了人类最高人生“价值”追求的问题,而关于这一点,我在我过去的著作之中也曾多次地谈到。我认为,人类最高的人生“价值”,即应是全人类的最高的智慧的价值。因此,在这个意义上,人类的最高层次的“感恩”,即应该是人类的对于“受慧”的“感恩”,即是说,凡是能够给人以智慧的方方面面,全都应该属于人类“感恩”的范畴。

在上述的“感恩”的意义上,中国人的感父母之恩,固然是不错的,但是仅仅限于感父母之养育“身体”、“发肤”之“恩”,就明显地局限在了太低级层次的领域了,即局限于太过于“生物化”层次的“动物生命”的领域了。因为仅仅如此“感恩”的后果,并不能真正有助于人类“智慧”的积极地成长、发育和升华。实际上人类感恩的范围应该是,既有自然的真理发现的(物质的生命的)“真”的方面,也有社会的真知、道德、法律发明的“善”的方面,更有人类精神的(科学的、技术的、艺术的、信仰的、求知的、理想的,等等等等的)创造性的“美”的方面。因为什么?因为任何人都只有在如此博大的全方位的“感恩”的意义上,才真正有可能充分地发挥出自己身上的作为“人”的全面智慧的“潜能”,并因此而欣喜地“受慧”并从而真诚奉献地“感恩”。

请大家注意,任何人如果他(或她)能够意识到如此大范围地欣喜地“受慧”,并同时因此而意识到如此大范围的奉献地“感恩”的巨大的“价值”,他(或她)才真正有可能为所有“人”的“类”作出“感恩”的奉献。而且也只有在这个意义上,人们才能够真正地意识到自己作为“人”的一生,原本就应该是为所有“人”的“类”的最高的价值——“智慧”作出奉献的一生,而绝对不是仅仅到这个世界上来“吃喝拉撒睡”一回、来“报效祖先、父母的养育之恩”一回、来“争权夺利要名”一回、来“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一回,总之,来像动物一般地去完成自己的全部生命历程一回。

按照老子的《人学》的观点,人活着,就应该像一个真正的“人”那样地活一回,“人”是什么?是有“道”、有“宝”、有“德”,总之有“智慧”的天地之间、宇宙之间的“精灵”,又称“精气神”或“真善美”的“生灵”。作为“人”活着的一生,就应该是具有“人”的“智慧”、“人”的“精气神”,“人”的“真善美”的一生。至于最起码的“吃喝拉撒睡”、“欲望、需求、追求”、“权利、财富、名誉”,“政治、经济、文化”,等等等等,按照老子的说法,全都在他的“道、宝、德”的全面思考的“精气神”的努力地追求的过程之中,按照现代《人学》的理论来说,即是全都应该在“真、善、美”的全面思考的人类的“大智慧”的努力地追求的过程之中。在这个全面思考的过程之中,既包括了人类的“受慧”的过程,也包括了人类的“感恩”的过程。“受慧”是获得“良知”和“良能”的欣喜,“感恩”是发挥“良知”和“良能”而为人的“类”所作出的奉献。

与西方人相比,西方人的“上帝”和与“上帝”相结合的“真理”,成为了西方人的“感恩”的对象,所以西方人的“感恩之心”接近于上面所述的发挥“良知”和“良能”的人类真正的“良心”,而中国人则不然,中国人的“受慧”不包括任何地获得“良知”和“良能”的欣喜,而中国人的“感恩”更不包括发挥自己的“良知”和“良能”的对于人的“类”的奉献,而是非常相反地,中国人既丧失了自己的“良知”和“良能”,更不可能为发挥自己的“良知”和“良能”而作出真正有意义的奉献。说白了,中国人根本就不具备真正人类的“良心”,虽然孝敬父母、尊敬长辈也算是“人”的某种具有动物生命性“感恩”的一个部分,但是丧失了“良知”和“良能”的后果,以及根本就不可能发挥自己作为“人”的“良知”和“良能”的奉献的非常可悲的结局,却是中国人的大大地伤害了“人”的“类”的“天地良心”了。

丧失了人类真正的“天地良心”的中国人,既是“平等的”大自然的破坏者,又是“民主的”大社会的破坏者,更是“自由的”人类精神智慧世界的破坏者。造成中国人集体地成为大自然、大社会,以及人类精神智慧世界的几乎纯粹的破坏者的真正的罪恶者是谁?正是孔丘及其儒家的只具有动物性的人生价值观的意识形态。

正是如上所述的把“良心”和“良知”和“良能”共同一起加以系统性地考虑的结果,我们看到了中国人对于“良心”的传统的认识的极端片面和巨大的错误。考虑到中国“心”字的原意,我们会发现,实际上中国人本不应该发生上面所述的巨大的失误。因为什么?因为“心”在中国,自古以来即是作为“思”的主体。例如孟柯即说过的:“心之官,则思。”正是因此,“良心”本来就应该具有“良思”的含义。如果真能如此理解的话,那么中国人对于上面所谈到的关于人类真正“良心”的内涵,就会基本上差不了太多。然而令人非常遗憾的是,孔丘及其儒家的关于人生的“价值观”——“亲亲尊尊长长”的价值观,彻底地改造了并且定型了中国人的“良心”,这才造成了上面所述的巨大的失误,甚至巨大的罪行。为什么是“罪行”?因为它把所有的中国人全都改造成为了对于“平等的”大自然、对于“民主的”大社会和对于“自由的”人类精神(智慧)世界的纯粹的破坏者。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丧失了人类真正“良心”的中国人,实际上也就是丧失了人类真正的“良思”的中国人。也正是因此,中国人不能不也同时是丧失了人类的“良知”和“良能”的人类。而关于中国人丧失了“良知”和“良能”的话题正是我前面的两篇文章的主题。由于孔儒把中国人的“良知”、“良能”和“良心”全都加以了彻底地摧毁,所以实际上,它是把所有的中国人全都改造成为了几乎纯粹对于(平等的)大自然、(民主的)大社会和(自由的)人类精神(智慧)世界的破坏者。

总之,由于孔儒的意识形态垄断了中国人的精神意识达两千多年的严重的历史结果,事实上是,中国人既丧失了人类的“良知”,也丧失了人类的“良能”,同时也同样丧失了人类的“良心”。用我的前面的两篇文章和今天的文章的标题来说,即是:孔儒既“彻底摧毁了中国人的‘良知’,也彻底地摧毁了中国人的‘良能’,同时也同样彻底地摧毁了中国人的‘良心’”。这就是我的对于孔儒垄断中国人的精神意识达两千多年之久的一个严重的灾难历史的彻底反思的“诛心之论”。

由于孔儒的原因,实际上中国人的历史早就已经全面地进入了人类文明的“黑暗的深渊”,如此进入了“黑暗深渊”的中国人能否在新的世纪给予自己一个全面“自拔”的机会呢?如果能,那么首先必须“拔除”的即是孔丘及其儒家的有罪的“文化传统”,只有彻底地拔除了这个彻底地摧毁了中国人的“良知”、“良能”和“良心”的孔儒的极其腐朽的“传统”,中国人才算是真正地获得自己心灵的彻底的“解放”了。

我多么希望我的这个对于中华民族的新世纪的严正的警告,能够获得我的大多数的亲爱的同胞们的认同啊!!!(2012,3,2.)

创造中国历史(二一):孔儒彻底摧毁了中国人的“良心” - 黎鸣 - 黎鸣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